用鏡頭觀察世界,用攝影紀錄生命

13/08/2010

銀鹽的衝突

Filed under: I think therefor I photograph — tjhuang @ 04:10

藝術是個主觀認知主宰的領域,藝術的發展經常是建立在對於傳的判逆與反思上。

攝影的藝術性並非與生俱來。攝影最初的用途是協助畫家觀察畫面的透視。早期畫意派攝影也以模仿繪畫為宗旨。一直到二十世紀初期,許多美術館和博物館仍然不願意展出和收藏攝影作品。他們認為攝影只是依附繪畫而生的媒種技術,而非藝術。這個觀念後來被打破了。Stieglitz帶領的攝影分離運動創造出「純攝影(Staight Photography)」,終於將攝影帶入藝術的殿堂。而今天,數位攝影面臨著相同的處境。

長久以來,暗房技巧就是攝影不可或缺的環節,但數位攝影的出現卻讓暗房變得無足輕重。當底片和銀鹽相紙受到衝擊,連帶著攝影的藝術性也受到衝擊。攝影藝術家 紀國章老師訪問幾位歐洲攝影大師的文章中,大師們一致認同底片創作的作品才有資格稱作「純攝影藝術」,而數位影像只不過是「高科技電腦產物下的影像產品」。在傳統攝影的世界,底片和銀鹽相紙才是攝影藝術的歸宿。

不可否認的是,銀鹽相紙呈現的顆粒感經常能夠為作品營造氣氛。從底片到相紙的過程中,化學變化使得色調階層的變化階數位輸出影像多了份柔軟的生命力,就好像原木地板和瓷磚地板的差異。這會不會是大師們在「純攝影」道路上堅持使用底片創作的原因呢?

數位影像科技高速在進步,很快地,傳統攝影的一切要求,都能在電腦上實現。到那時,銀鹽和數位的衝突還會繼續存在嗎?我猜想大師所說「高科技影像產品」指的是那些合成得太誇張而失去攝影本質的作品。那麼所謂誇張的臨界點在哪裡?

攝影從繪畫中分離,孤傲地走了幾十年,又漸漸向繪畫靠攏。在視覺影像大量採用複合媒材的今日,許多人運用攝影為其視覺藝術作品提供素材,於是有能力快速產生影像且便於使用的數位攝影順理成章地征服世界並充斥在我們四周。那麼底片、暗房、藥水、放大機,這些征戰數十年的老將,只能面對退休的命運走入歷史嗎?不,我反而認為銀鹽的世界在未來會更有價值。這有點像原住民的感覺,當原住民被較先進的文明趕到山裡面,成為少數的族群,他們的文化反而變成極具特色而珍貴的人類文化資產。同理,銀鹽的使用者將不斷專業化,透過底片創作的作品總有一天直接和藝術劃上等號。銀鹽和數位的衝突,再次引爆了紀實攝影和圖畫式攝影長久以來的對立,而這個對立將一直持繼下去。

延伸閱讀 攝影解讀的潛像 章光和

廣告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